L O A D I N G
blog banner

5亿人有家庭医生? 医生:连病人家门在哪都不知道

  来源:团结湖参考

  原标题:,是“数字医疗”么?

  马上又要到年底了。虽然只有旧历的年底才最像年底,但那毕竟是在情感层面上的。公历的年底,才有着形而下的意义。比如很多人要忙着写年终工作总结和来年工作计划,我曾经很纳闷这件事,媒体的工作都是未发生之事,怎么计划呢?我能计划我5月份要报道一桩特大新闻么?

  对不少机关单位来说,年底钱花不完也是一桩苦恼。按照现在的地方财政体制,某机关的财政拨款花不完,会被默认为这项工作不需要那么多钱,来年预算中就会扣除没花完的拨款。谁会嫌自己钱多呢?于是就有很多部门要赶在年底突击花钱。比如开些寡淡无味的会,在媒体上做些让人浮想联翩的宣传之类的。

  当然也有一些部门愁钱不够。比如最近医生圈在讨论,一些地方因为医保基金结余不足,要求医院停用部分医用耗材。也就是说年底之前做手术的病人,可能连钢钉、钢板、可吸收缝合线都用不上了。

  不过还好医疗界不都是坏消息。前几天,新华社从“2017中国家庭医生论坛”这个会议上发回一条消息,说截至今年11月底,超过5亿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医生,人群覆盖率超过35%,重点人群覆盖率超过65%。消息本身挺振奋的,或许还能让人暂时忘掉做手术没钢板的烦恼。唯一遗憾的是,如果大家都相信就完美了。

  说起来,真实感受追不上统计数据的情况不少。最常见的,莫过于大家普遍觉得拖了各类平均收入的后腿。不过这事还好理解,毕竟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,因为我们根本想象不到有钱人到底有多有钱。但签约家庭医生这事儿不存在被平均啊,签了就是签了没签就是没签。按照这则新闻说的,5亿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医生,也就是我国大约三分之一的人都有家庭医生,问题是:在哪?我怎么不知道?

  其实多年前,一些地方就开始探索建立家庭医生制度。2016年,国务院医改办等七部门联合制定了《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》。这份意见中提出一个目标:到2017年,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30%以上,重点人群签约服务覆盖率达到60%以上。到2020年,力争将签约服务扩大到全人群。

  这份指导意见的初衷是好的,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对于建立分级诊疗、缓解大医院压力很有必要。但落实改革,最忌讳的是把目标当硬性指标,玩数字游戏。遗憾的是,不少地方在推进这项改革时,恰恰搞起了形式主义。

  比如就在上个月,杭州搞了一场2017“公述民评”活动,有市民就批评签约家庭医生三年了,从来没有医生主动来回访过。去医院一问,医生说“一个人要管一千多位病人,哪里忙得过来。”对此,杭州市卫计委主任滕建荣向市民表示了深深的歉意。他坦言,签约数量是省里面有硬性规定,因为没有达到一定的签约量是建立不了分级诊疗制度的。“省里硬性规定”,可谓一语道破天机!

  实际上各地在推行中,搞出了许多硬性规定。比如有的将医生绩效工资与签约数量挂钩。有的规定签约比例不达标的,对医院或医生一票否决。规定是死的,那现实又是怎样的呢?

  家庭医生编制数量应该与社区常住人口数量成比例,问题是我国能胜任家庭医生的全科医生数量远远不达标。一项统计显示,2015年底,我国培训合格的全科医生只有18.9万,按照目标测算到2020年我国全科医生数量应达到35万人,两年时间要突击培训合格17万全科医生殊非易事。

  医生数量和医疗力量的基本盘就那些,又要完成上面的硬性规定,逼得一些医疗机构只好走形式。一位社区医生对“团结湖参考”(微信ID:Talkpark)表示,“签约医生连病人家的门在哪都不知道”。就在今年初,某医疗媒体刊文称,几乎每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“只签约不服务”或者“代签”的情况,医生坦言“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群众不买账又要完成上级考核任务,不然事业经费就无着落了。”

  所以你看新华社公布的这份数据,《指导意见》中的目标是30%和60%,而卫生部门说刚刚好完成了35%和65%,各超额5个百分点,多么适合年底写工作总结的数字啊。这则新闻被质疑后,很快就有人出来解释。可是说来说去仍没有回答,在推行过程中有没有硬性摊派,这“5亿人”的数据是怎么统计出来的,以及这“5亿人”究竟有没有真正享受到家庭医生的服务。

  最近媒体报道出扶贫领域出现形式主义,习近平总书记也专门就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做出重要批示。改革不重视人民群众真实的获得感,而在数字和概念上兜兜转转,是典型的形式主义。倒不如认认真真去调研一下,“5亿人”究竟有没有水分。

  (文/于永杰)

责任编辑:桂强